翼九鸣

【誉靖】国色[第三十一章](ABO向,剧情变动)

o0雨小楼0o:

【第三十一章】悲妻切情潮再涌(2)


 


“誉王殿下。”


 


没了办法,列战英只能命那侍卫将殿下扶进去休息,自己来拦住誉王。


今日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觉得誉王此次急来绝不是平日里那般为了一口酒喝一句闲扯。


但他还是失算了,萧景桓根本没给他拦着的机会。


战英尚未回过神来,就被迎面而来的威压震慑得差点软了膝盖,若不是常年累月跟着萧景琰征战沙场有了那么些历练,他怕是就要直接跪下去了。


而萧景桓就好似根本没有看见他这个人一样,径直就进了寝殿去,随后果然没多久,那个侍卫被直接丢了出来。看那面上怯怯的,估计也是被吓得不轻。


寝殿门还开着,萧景桓大步走出来,好似此时才看到列战英一般,冲他一点头。


“誉王殿下,殿下因守灵饮食荒废现如今还昏迷着,属下这就差人去……”


他的话却被萧景桓打断了。


“无事,他醒了,我们有要事要谈,你们出去。”


“誉王殿下?”列战英此时忽觉不对,正欲进去查看情况,却被厉声喝住。


“出去!”


萧景桓这一声倒是实打实开了威压,那皇族血脉中与生俱来的震慑感让人心神俱痛,列战英霎时间被擒了心神,再说不出半个不字,只觉膝盖一抽,‘啪’一声便跪了下去。


 


萧景琰自己亦不记得是何时晕过去的,他只知道,自己是被吻醒过来的。


 


睁眼便见萧景桓笑望着他。


但那笑容与往日里有太多的不同,不是一味的嬉笑玩笑,亦不是他信期时的怜惜维护。


那是危险到让人心中发颤的占有欲。


这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战英!”他依稀记得这该是战英来送粥的时辰,起身便喊,却因实在饿乏的紧,那声音竟似哽在喉中怎么也喊不分明。


“景琰……”


萧景桓带着那写满了危险的笑,全然不似那言语间带着温情的爱意。


如果此时还感觉不出任何危机那萧景琰就真是白在疆场驰骋那么多年了,他一个激灵,翻身就向门口冲去。


本来萧景桓也未想到一个已经筋疲力尽的人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彻彻底底愣住。


只见即将冲到门口的人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随后,那原本被封印在体内的牡丹情素仿佛压抑多时终于找到了出口一般,那带着甜润的馥郁香气仿佛瞬间有了实体一般蹿向室内唯一的乾元。


 


原来,因为长时间的情绪激荡奔波劳累饮食疲费,靖王萧景琰的坤泽情热居然提前了近半月,忽然而至。


 


这下萧景桓反倒不急了,不但不急,而且刻意放慢了脚步走向瘫软在地的坤泽。


在萧景琰的眼中,萧景桓笑得要多讨打有多讨打。


那馥郁袭人的香气正随着他身下坤泽绝望的气息充满整个内室。


那人一步步向萧景琰走来,仿佛胜券在握的猎人走向已被陷阱套牢的猎物。


他擒着下巴迫使萧景琰和他对视,手指夹着不轻的力道抚过那浓密的眉毛和英挺的鼻梁,口中念念有词。


“就说父皇和静嫔娘娘怎会生出国色坤泽,仔细看你的眉眼,比起父王反而更像另一个人?”


这人这样子太可怕了,萧景琰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在此时生生自体内逼出一股威压,拨开了那只手,但随后更加可怕的乾元威压毫不犹豫困住了他。


“放开我!你疯了萧景桓!你是我五哥!”


“五哥?呵呵呵呵~~~”萧景桓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般,笑得不能自已。“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也难为静嫔竟替你瞒了这么多年,竟没人知道你小子竟然是林家后人。”


“什么?”萧景琰被这句话彻底镇住,半响没回过未来,竟就这么被抱起身放上了床榻。


“你可知上一位牡丹坤泽是谁?”


话说到此处,萧景桓倒也没打算再瞒着他,干干脆脆说出了答案。


 


“正是林燮将军的祖母,景琰,你的生父,是林燮。”


 


听罢此话,萧景琰眼中瞳孔骤然一缩,身体跟着一颤,再难抑制心中的情绪,从未有过的绝望将他彻底击溃。他终于知道,这次再不是两人平日里真真假假的情潮纠葛兄弟情分,他真的跑不掉了。


由于威压压制,他再难移动分毫。


然而这太痛了,乾元的情素好似锁链,狠狠缚住了他,痛到骨髓。


但这并不妨碍身体内的情潮涌动,他能够清晰感受到腰椎的酸麻和身后的湿痒,身体微微一动就有大股的粘液涌出,带着肆无忌惮的情素香疯狂刺激着眼前的乾元来标记这身体。


简单的话语带着舌尖的湿气顺着耳窝滑过。


 


“别挣扎了,景琰。”


“你是我的。”


 


誉王笑着舔了一下身下坤泽后颈上烫到发红的腺体,满意感受那因为绝望和情热带来的颤抖。或许,还夹带了一丝坤泽对于强势乾元本能的臣服。


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好了。


——————————————————————————————


作者开始洗锅:好吧,你们都知道下一章要干啥了……_(:зゝ∠)_  过年我会视情况更文,毕竟过完年要忙的事情会比较多,这个文更起来可能会节奏会慢一些吧

评论

热度(121)